作者

米哈伊爾.萊蒙托夫

出版日期

2013年4月3日

分類

經典文學>俄國文學

裝幀

平裝/300頁/126x186mm

定價

300

ISBN

9789868856011

當代英雄

十九世紀至今震撼全俄國的經典小說新譯

《當代英雄》(作於西元1837-1840年)是一部俄國文學小說,它詳實地描繪了當時普遍人們的內心。書中的主角畢巧林是俄國文學的典型「多餘人物」,他家境良好,受過高等教育,頭腦聰穎,身體健壯,胸中充滿理想壯志。雖然畢巧林擁有如此貌似美好的成長背景,他卻找不到一個發揮的舞台。他的內心充滿熱情,實際上卻一事無成。命運的矛盾衝突使他變得漫無目的,陷入永恆的痛苦抑鬱及空虛寂寞。

《當代英雄》場景在高加索。對北方的俄羅斯人而言,高加索山脈原野蒼茫,民風粗獷,一向別具魅力。作者萊蒙托夫熟悉那地方那民情,並且似乎格外情有獨鍾,讓畢巧林浪跡黑海岸、喬治亞、北高加索山區等等。書中每一篇,甚至每一頁,俯拾皆是山光水色的描寫,觸動書中人和讀者的心。

這部小說對後來俄國文學中的現實主義及存在主義都產生了深度的影響,明顯的例子有屠格涅夫的《父與子》及杜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記》等作品,甚至音樂家格林卡及柴可夫斯基都曾深受其感動。

本書由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宋雲森教授翻譯自1990年發行的《萊蒙托夫全集》。

精彩段落

  • 回顧過去種種,我不由得捫心自問:我為何而活?我出生於世目的何在?…啊,想必,這目的曾經是有過的,而且,想必,我曾經有過崇高的使命,因為我感覺到我心靈充滿無窮盡的力量……可是我猜不透這使命,反倒被空虛無益的男歡女愛吸引,沉溺於其中;我從慾海滔滔的洪爐中走了出來,變得又硬又冷,就像鐵一樣,可是我卻永遠喪失了人生最美麗的花朵,也就是追求崇高目標的熱情。

    第183頁

  • 從此以後,多少次我扮演命運之神手中那把利斧的角色!我就像劊子手手中的大刀,落在劫數難逃的犧牲者頭上,往往是無冤無仇,卻也毫不憐憫……我的愛情從來沒給任何人帶來幸福,因為我從來沒為我所愛的人犧牲過什麼。我愛,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滿足;我貪婪地吞噬她們的柔情、她們的蜜意,還有她們的快樂與痛苦,只是為了滿足我內心古怪的欲求──可我卻永遠貪得無厭。如此這般,一個飢腸轆轆的人,在疲乏不堪中沈沈入睡,看到山珍海味與冒泡美酒當前,於是他大快朵頤,享用這虛幻的恩賜,他似乎覺得好過些,但他一覺醒來──美夢消失……落得加倍的飢餓與絕望! 

    第183頁

  • 我有一種不幸的性格,是教育把我造成,還是上帝賦予,我不知道......在我最青春年少的時候,一脫離父母監護起,我就縱情享受凡是用金錢所能換得到的歡樂。自然,這些歡樂也讓我厭惡了......我是笨蛋還是壞蛋,我說不上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我也是很值得憐憫的......我的心靈已被俗世慣壞,我的想像騷動不安,我的內心永不知足,一切對我都嫌少。對於悲傷我很容易習以為常,對於歡樂也是如此。於是,我的生命一天比一天空虛。

    第46頁

  • 我有心去愛全世界,卻沒有人理解我,於是我學會怨恨。我的青春歲月就在與自己和世界的鬥爭中黯然度過;由於害怕譏笑,我把最美好的感情埋藏於內心深處,於是它們就在那兒死亡。我說真話,卻沒人相信,於是我開始說謊。通曉社會的人情世故之後,我變得處事圓熟,卻看到,有人不諳此道,也過得很快樂,並且毫不費力就享受到那些我煞費苦心去追求的好處,於是我心生絕望。這種絕望不是手槍槍口所能治療,這是一種冰冷、無力的絕望,它隱藏於親切的態度與和善的笑容之下。我成了精神上的殘廢。我一半的靈魂不存在了,它乾凅、蒸發、死亡,於是我把它割下拋棄了──至於另一半則在蠕動著,在為他人效勞而生活著,但這事卻無人注意,因為從來也無人知道,死去的一半曾經存在過。

    第146頁

  • 說真的,能夠佔領一個年輕、含苞待放的心靈,真是無限的喜悅!年輕的心靈猶如一朵鮮花,迎著太陽第一道曙光散發最沁人心扉的芬芳。應該把握時機摘下她,盡情地吸取她的芳香,然後丟棄於路上。僥倖的話,還會有人把她撿去!我感覺到自己體內有種貪得無厭的饑渴,它吞噬人生路上所遇見的一切。我看待他人的辛酸與喜悅,只從自己的立場出發,把它們當作維持我心靈力量的糧食而已。我自己再也不會由於情慾衝動而喪失理智。

    第142頁

  • 我的虛榮心為環境所壓抑,但它又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因為虛榮心不外是對權力的渴望,而我最大的樂趣──就是要讓我周遭的一切屈服於我的意志之下。喚起別人對自己的愛戴、忠誠與畏懼──不正是權力的首要標誌與最大勝利嗎?雖然名不正言不順,卻又能成為別人辛酸與喜悅的原因──這豈不是我們自尊心最甜美的食糧?那麼,幸福是什麼?就是自尊心得到滿足。

    第142頁

  • 要是我以為自己比天下人都好、都強,我會很幸福;要是天下人都愛我,我會發現自己內心的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邪惡產生邪惡;最初的痛苦讓我們認識折磨別人的樂趣;要是一個人不願把邪惡付諸行動,邪惡的念頭是不會進入人的頭腦。思想是一種有機物,有人如是說,因為思想一旦產生,就具有形式,而這形式就是行動。一個人頭腦裡思想愈多,他的行動也會比別人多。如是之故,天才要是被束縛於辦公桌,他不是夭折就是發瘋,正如一個身強力壯的人飽食終日,無所事事,準會中風而亡。

    第142頁

  • 情慾無非是思想發展的最初階段,是屬於青春的心靈。要是有人認為,我們終其一生都要為情慾而熱血滔滔,那他無異是個呆子。很多風平浪靜的河流都是起始於喧譁嘩的瀑布,但沒有一條河直到入海都是洶湧奔騰、水花四濺。這種寧靜往往標誌著一股潛藏而巨大力量。感情與思想一旦豐富與深邃就不容許瘋狂的衝動;靈魂無論是受苦也好,歡樂也罷,它對一切都明察秋毫,並確認理該如此。它知道,要是沒有雷雨,太陽恆久的酷熱將烤焦一切;它深刻體驗自己的生命,疼愛自己,也懲罰自己,就像對待自己親愛的孩子。唯有處在這種自我認知的最高境界,一個人才能領悟上帝的審判。

    第143頁

看全部段落